免疫细胞介绍 免疫细胞治疗新进展
免疫细胞治疗新进展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免疫细胞资讯 > 免疫细胞治疗新进展
NK细胞-为人类保驾护航
2020-11-01

    刚刚入秋,新冠肺炎又双叒叕卷土重来了。在中国政府的迅速响应下,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,但大众还是心有余悸。除了戴口罩、勤洗手、避免去人多的地方之外,人的免疫力也是非常重要的,病毒性疾病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我们的免疫力清除的。

    免疫力低下的患者病情较重,新冠肺炎患者经常表现为淋巴细胞数量下降,机体免疫系统功能被削弱,因此免疫力是抵御新冠肺炎最有力的武器。

    病毒感染的早期和持续控制需要强大的宿主免疫防御,天然类淋巴细胞是抗病毒感染的关键和早期反应细胞,其中,NK细胞是天然免疫系统的主要细胞,对于先天免疫和特异性免疫是必不可少的,在控制病毒中起主导作用。

什么是NK细胞?

NK细胞又称自然杀伤细胞(natural killer cell,NK细胞),是机体内重要的免疫细胞,NK细胞形态上属于大颗粒淋巴细胞,来源于骨髓,是除T细胞、B细胞之外的第三大类淋巴细胞,约占血液中所有免疫细胞(白细胞数量)的15%,属于天然免疫系统的核心细胞。

NK细胞的功能

1   自然杀伤细胞,构成人体天然第一道防线,不受细胞抗原簇的影响;

2   NK细胞是唯一可同时杀伤病毒、细菌、肿瘤细胞、寄生虫等病原微生物,是体内负责杀伤异常细胞的最主要“战士”;

3   循环的NK细胞通常处于休眠状态,一旦被激活,它们会渗透到组织中,分泌穿孔素及肿瘤坏死因子,攻击肿瘤细胞和病毒感染细胞;

4   NK 细胞具有免疫调节功能,与机体其他多种免疫细胞相互作用,调节机体的免疫状态和免疫功能;


  那么NK细胞是怎么发挥作用的呢?


1   天然细胞毒性:NK细胞活化后释放穿孔素(perforin)和颗粒酶(GranzymeB),穿孔素在靶细胞表面穿孔,使颗粒酶B进入靶细胞发挥直接的广谱性杀伤作用;

2   NK细胞介导的靶细胞凋亡:NK细胞表达可以诱导细胞凋亡的蛋白(FasL)和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(TRAIL),可使靶细胞进入程序性凋亡状态。

3   抗体依赖性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(ADCC):特异性抗体通过其Fc段结合到NK细胞表面的Fc受体上,把NK细胞导向靶细胞,赋予NK细胞特异性,是多种抗癌单克隆抗体的重要作用机理;

NK细胞治疗肿瘤

针对血液恶性肿瘤的NK治疗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,包括白血病、多发骨髓瘤和骨髓异常增生性疾病。目前看来,异体NK细胞在难治型或复发的急性髓系白血病的完全缓解率平均约为40%;Nina等2017年5月在著名的Br J Haematol杂志发表了脐带血源NK细胞联合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33例多发性骨髓瘤Ⅱ期临床研究结果,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率达79%,3年无进展生存率达52%。

    实体瘤方面,黑色素瘤约一半以上瘤细胞表面呈现HLA 分子表达降低或缺失,容易受到来自NK 细胞的杀伤;结合化疗治疗复发转移的乳腺癌患者,输注异体NK细胞,获得一定的临床疗效;异体NK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具有安全性和有效性,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表面MHCⅠ类分子A高表达者占54%,ⅢA期这一类患者术后放化疗联合NK免疫治疗,可以使实现100%3年存活率,5年存活率达到50%。总之,同种异体NK细胞过继治疗不但对血液肿瘤有效,对实体瘤也有良好的疗效。

临床数据表明输注同种异体NK细胞同样具有安全性,没有任何毒副作用,同时能够避免Car-T细胞带来的细胞因子风暴、肿瘤溶解综合征等副作用。总之,多项临床试验显示体外扩增的同种异体NK细胞的肿瘤过继疗法安全、有效,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。

NK细胞抗衰老

    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,如何延缓衰老相关疾病的发生发展,提高老龄人口生存质量是全社会所面临的问题。

人类在衰老的过程中,免疫系统也和其它生理系统一样也逐渐衰竭,免疫细胞的活性和数量均显著下降。2018年瑞典、瑞士和意大利联合一项队列研究,调查了半超级人瑞(平均106岁)及其后代(平均72岁)与对照老年人(平均72岁)、年轻人(平均35岁)的淋巴细胞水平,结果发现半超级人瑞外周血NK细胞数与年轻人无差异,明显高于对照老年人和其后代,表明NK细胞对延寿有明确的作用。NK细胞通过释放穿孔素和颗粒酶可以清除体内衰老细胞,NK细胞识别衰老细胞的机制不同于识别肿瘤细胞的KIR受体匹配机制,可以有降低血压、缓解疼痛、改善睡眠、增强体能、改善记忆力等作用。

    NK细胞,作为免疫系统的核心部分,是人体内最有价值的先天性免疫细胞。可以抑制细菌和病毒入侵,清除癌变、病变、衰老细胞,具有预防癌症和延缓机体衰老的功效,已被医学界公认为“人体的第一道屏障”、血液的清道夫。它就是我们血液的巡警,游弋在血液中,分布于全身各器官,一旦发现细菌、病毒和体内病变、癌变、衰老的细胞,便实施免疫攻击,同时活化其他免疫细胞,共同作战,杀伤和清除体内有害细胞,实现青春之梦。


References


[1] Klionsky DJ, Abdelmohsen K, Abe A, et al. Guidelines for the use and interpretation of assays for monitoring autophagy (3rd edition). Autophagy. 2016. 12(1): 1-222.

[2] Xu C, Liu D, Chen Z, et al. Umbilical Cord Blood-Derived Natural Killer Cells Combined with Bevacizumab for Colorectal Cancer Treatment. Hum Gene Ther. 2018 .

[3]  Sagiv A, Krizhanovsky V. Immunosurveillance of senescent cells: the bright side of the senescence program. Biogerontology. 2013. 14(6): 617-28.

[4]  Zhang B, Fu D, Xu Q, et al. The senescence-associated secretory phenotype is potentiated by feedforward regulatory mechanisms involving Zscan4 and TAK1. Nat Commun. 2018. 9(1): 1723.

[5]  Rajagopalan S. HLA-G-mediated NK cell senescence promotes vascular remodeling: implications for reproduction. Cell Mol Immunol. 2014. 11(5): 460-6.

[6]  Maltez VI, Tubbs AL, Cook KD, et al. Inflammasomes Coordinate Pyroptosis and Natural Killer Cell Cytotoxicity to Clear Infection by a Ubiquitous Environmental Bacterium. Immunity. 2015. 43(5): 987-97.

[7] Evans TI, Li H, Schafer JL, et al. SIV-induced Translocation of Bacterial Products in the Liver Mobilizes Myeloid Dendritic and Natural Killer Cells Associated With Liver Damage. J Infect Dis. 2016. 213(3): 361-9.

[8]  Seregin SS, Chen GY, Laouar Y. Dissecting CD8+ NKT Cell Responses to Listeria Infection Reveals a Component of Innate Resistance. J Immunol. 2015. 195(3): 1112-20.





京ICP备16062648号    技术支持:lc787 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北清路生命科学园博达大厦